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现在的位置: 济南市莱芜区杨庄镇杨庄中学 > 新闻中心 > 专题工作 > 新教育专题 > 聆听窗外声音 > 正文
  通知公告
  教育科研
·积蓄底蕴  优化教师教学行为 内涵
·杨庄中学教科研活动纪实
·走近葫芦文化综合实践活动照片展
·市区教学工作先进个人评选公示及
·阅读经典,把根留住--“走进老舍
·2014届毕业照
  德育教育
·弘扬雷锋精神 争做美德少年
·中国禁毒展览馆入口
·杨庄中学习惯养成月活动方案
·杨庄中学组织开展“核心价值观记
·大课间活动比赛总结
·市疾控防治所免费为我校学生查体
 
陶渊明《归园田居》研课材料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/3/28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陶渊明《归园田居》研课材料

《归园田居》五首

其一

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。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。

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开荒南野际。守拙归园田。

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

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巅。

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

其二

 

野外罕人事,穷巷寡轮鞅。白日掩荆扉,对酒绝尘想。

时复墟曲人,披草共来往.。相见无杂言,但道桑麻长。

桑麻日已长,我土日已广。常恐霜霰至,零落同草莽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其三

 

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

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

        

其四


久去山泽游,浪莽林野娱。试携子侄辈,披榛步荒墟。

徘徊丘垅间,依依昔人居。井灶有遗处,桑竹残朽株。

借问采薪者,此人皆焉如。薪者向我言,死没无复余。

一世弃朝市,此语真不虚。人生似幻化,终当归空无。

 

其五


怅恨独策还,崎岖历榛曲。山涧清且浅,遇以濯吾足。

漉我新熟酒,双鸡招近局。日入室中暗,荆薪代明烛。

欢来苦夕短,已复至天旭。

 

 

 

《归园田居》课堂实录

时间:2007927

地点:苍南灵溪一中

班级:八年级

执教:干国祥

(一)

苍南灵溪一中五楼的会议厅,坐得满满的。连前面上课学生的两侧,也都坐满了来听课的老师。

可是八年级的学生,居然也有这样童真可爱的时候。当老师请女同学把《陋室铭》背出来的时候,班里很多的男生居然也像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一样“背呀,背呀”地催促挑衅起来。女生先是一阵哄笑,随后开始背诵,背得很正确,可是也只能说是在背诵而已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可以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“何陋之有?”

“一背就会把诗意失去,请男同学打开书,读《爱莲说》。”看来老师注重的是学生对于诗的意境的理解表达。

“爱――莲――说,周――敦――颐――”,声音开始有些拖沓,再加上一个迟到的男孩子拿着书匆匆进来,一下子吸引了一些同学的注意,过一会儿声音才整齐而响亮起来,然后更紧凑了,越读越快,但是跟散文本身表达的感情并没有关联。照着书读,男生惟一的变化就是读得更熟练了。

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;自李唐来,世人盛爱牡丹;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;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;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

“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篇散文诗跟今天要学的诗之间的关系?”老师抛出了一个问题。

学生有些不知所措,这时候,又从外面传来了眼保健操的音乐声,于是,学生们有的低头去看书,有的看着老师,但没有人举手。

老师随手请他面前的一个男生回答,其他学生莫名地发出了笑声。这个男孩子其实很大方,站起来说:“这两篇散文诗和今天学的这首诗讲的都是植物。”

“讲的都是植物。”老师重复了一下学生的回答,其他的学生又忍不住发出了笑声。可是当老师问“你为什么笑”“你认为是什么关系”的时候,教室里静下来,老师连问了几声“谁来?”,却依然没有人举手。

后面一个短发、瘦瘦的女孩子站起来,她认为“这几篇文章都是以景生情,以物托志”。

老师将她的观点又做了梳理,“你认为这几篇文章都是以风景来表达自己的内心,表达自己的情感,表面在写风景,其实写的都是自己。一切景语皆情语。你看出了他们写作方法上的相同之处。很好。”

“还有吗?”“还有吗?”老师又面向全班问了几次,回答他的依然是又埋头在书页上黑黑的小脑袋。

《陋室铭》和《爱莲说》就是八年级学生本册课文中的内容,已经学过了,基本上每个孩子的书上,各种批注蝇头小蚁似的密密麻麻,但是,让他们脱离惯常的“字词解释、诗句解释”等练习式的学习,而直接言说这首诗的时候,却有着意想不到的艰难。

古诗学习,仅仅是“读字”,而不是“读诗”,中学和小学的问题一样存在啊。

于是,老师在这里明确地告诉学生他让学生串联的意图:“这种串联的能力就看出你们的思维水平。如果你没有发现,我就要提醒你,要告诉你,你们学过了前面两篇,要把三首诗之间联系起来,构成一个关系。就是陶渊明的诗是这两篇文章的祖师爷。他们是追慕陶渊明,仰慕陶渊明,才写出《陋室铭》,才写出《爱莲说》。他们是陶渊明的学生、弟子,也就是说,陶渊明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第一位伟大的隐逸者,隐士,而后面的很多学者受他的影响,写出了和他风格相近的诗文。像《爱莲说》,尤其是《陋室铭》,这就是他们精神上的关系。”

在老师讲的时候,从课前到现在一直有些躁动的课堂慢慢安静下来,学生开始显出专注的神情,对老师讲述完后的反问“你不觉得他们有精神上的关系吗”,几个同学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了。

老师还想尝试让学生继续串联:“在《爱莲说》中,作者对于陶渊明好像提出了一点点批评,你认为是什么?”

学生依然没有发言。

老师提醒道:“作者推崇的是什么?”

“莲。”学生回答。

“莲指什么?”老师追问。

花之君子者也。”学生又一起说了出来。

“君子是怎样的?”老师再追问。

学生声音很响亮地齐答:“品德高尚的人。”

“用书中的话来说。”老师依然一追到底。

学生翻书,但是只听到“哗哗”翻动书页的声音,并没有人说出来。老师再次提示,他用缓慢的语调说:“出淤泥——”

“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学生马上齐声跟了上来。

“(花之君子)是这样的人。认为陶渊明只是一个花中的隐逸者也。我认为,这是诗人周敦颐没有读明白陶渊明,他误读了陶渊明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老师的速度放慢,尤其“没有读明白”“误读”这些词老师说得很慢很重,学生很注意地听老师继续说下去。

“陶渊明不是那样的人,那么陶渊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?我们今天通过学一首诗,来走近陶渊明。”

 

(二)

很多同学现在的眼光一直在盯着老师了,尤其是刚才那个回答问题的瘦瘦的女生一直在很注意地听着,神态明显和周围的同学不一样。

“我本来要考考大家关于陶渊明知道多少,现在我不考了,因为刚才那个班的同学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陶渊明的知识,我想他们知道的你们肯定也知道。所以有关陶渊明的知识我们就不考了,我们直接走进他的诗。”

“今天要学的诗是《归园田居》,”与此同时,大屏幕上“陶渊明”三个大字的背景消失,“归园田居”四个宋体字显现出来。老师指了一下大屏幕,对学生说:“这个题目有两种读法,你觉得是哪两种?”

学生小声在试念。老师请了后面一个男生来读,他的意见是:一种是“归——园田居”,一种是“归园——田居”。

“两种读法的差别在哪呢?”老师又问。

“一种是园田,表示他在……嗯,就是乡村里生活那种……一种是到大自然里去生活。”这个男生这样解释。其他的同学一直在听他们的对话。

“哦,这位同学很聪明,了不起。一种是‘归园——田居’,一种是‘归——园田居’。”老师特地又强调了一下题目的两种读法,他接着说道:“怎么说呢,一种解释是说,回到家园,自己的田地去居住。而一种呢,则是回到自己的故乡,过一种怎样的生活?田园的生活。种田的生活。你们准备学哪一种?”

有男生马上低声回应:“种田。”也有同学说“回到田园”。

老师再一次明确问大家:“是‘归——园田居’,还是‘归园——田居?’我们把题目读一下。”

学生选择的是“归园——田居”。齐读题目。

老师站在讲台前,面向着全体学生说:““《归园田居》有五首非常精彩的诗,今天我们学的是第三首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:“但是同学们,只读第三首是读不懂《归园田居》的,可以说一点都读不懂,为什么,我们来看第一首。”与此同时,大屏幕上出现了《归园田居》的第一首诗。

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。

误落尘网中,一去十三年。

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。

……

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

老师说:“大家一起来把第一首的部分诗句读一下。”

学生齐读,声音响亮,语速适中。

学生读完后,老师问大家“意思懂吗”,又是齐刷刷地回答“不懂”,只有那个瘦瘦的女孩在连连点头,老师又问“哪里不懂”,学生不齐答了,课堂响起了纷乱的回应,听到了一个男生在说“哪儿都不懂。”

老师又询问了一下“哪个不懂?谁来为我们简单解释一下这首诗?”但无人应。

“好的,那我简单给大家解释一下。”和学生一起看着大屏幕上的诗句,老师说:“小的时候就没有那种追求世俗的荣华富贵的心情,本性是喜欢大自然,喜欢丘山的,喜欢山林,可是,错误地进入到了尘世的网络中,进入到了牢笼中,这一去啊,就是多少年?(学生回答十三年。)”

老师回转身,面向大家,又说:“十三年啊,天天做着那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。什么事情?”

这时除了那个瘦瘦的女生之外,没有人举手,神情上看像是在头脑总搜索答案,也在等待老师继续往下说。“——丝竹之乱耳,案牍之劳形。”很自然地,老师提示一个头后便全班跟着一齐说了出来。

“还要去拜见长官,还要和长官一起喝酒,所以我这一只被羁绊起来的鸟,思念我的旧日树林啊,我这一条,放在小池塘里的鱼,想念我的故乡的那深渊啊。”随着老师的讲述,学生一直盯着大屏幕上的文字,“我在这个樊笼中已经很久了,现在终于能够回到大自然了。”老师以一种喜悦的语气结束了讲述,再问同学们:“现在知道意思了吧,我们再来读一遍。”

学生又读了一遍,不过感情不能像刚才老师讲的那样,能打动人。

老师问:“这几句诗写了题目中的一个字,哪个字?”

“归。”学生回答得很整齐。

“因为这组诗里有两组词,大家看,”老师请学生看大屏幕,在刚才诗句的下方,分别出现了两组词,一组是“俗韵、尘网、羁鸟、池鱼、樊笼”,一组是“园田、丘山、旧林、故渊、自然”,中间用一个大大的写着“归”的箭头相连。老师接着讲道:“‘俗韵 尘网  羁鸟 池鱼  樊笼’,这些都是作者不喜欢的,不希望的,可是他在这里生活了十三年。而另一组词是‘园田 丘山  旧林 故渊  自然’(学生跟着一起念出),现在作者终于能够脱离那些,归来了!”

大屏幕上,又换上了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中的名句: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!”老师以非常愉快的语气读了这句话后,又反问了学生一句:“为什么胡不归呢?所以,刚才的这几句诗仅仅讲了一个字——归。”

大屏幕上又出现了长长的文字,老师说:“《归园田居》(其一)这首诗其实很长,中间还有一部分,我们把它黄色字的一部分读一下好不好?

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

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

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

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

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

学生依然很整齐地把这些诗句读完了。不过把“嗳嗳”读成了“暖暖”了。

老师笑着提醒大家说:“有一个地方读错了。是哪里知不知道?”面对学生迷惑的表情,他又提示到:“是‘暖暖远人村’吗?”

“不是,是嗳。”学生睁大眼睛,辨别后说。

“嗳组什么词啊?”老师又问。

“暧昧。”这个词几乎是同时说了出来。

“什么叫暧昧?”老师的追问马上又过来了。

“不知道。”八年级的孩子也有好玩的一面,一面书说“不知道”一面却都在捂着嘴窃笑。还有一个学生在说“男女之情的”。他的话又引来一阵笑声。

老师对“嗳”字进行了分析:“嗳是什么旁,日字旁,所以暧、昧就表示太阳朦胧不明。因此,嗳嗳,不是说男女之爱,而是太阳光,或者风景看不清楚的样子。远处人的村落是嗳嗳的,跟后面的依依是一样的,这就写出了一种朦胧的美啊。”

学生一直听得很专心。

“好,这里写出了题目中的哪个字?”老师又问。

——园。

“这就是诗人想要归去的那个园啊。还剩下哪几个字?”

——田居。

“田居这里有没有写?”老师问。

学生赶紧再睁大眼睛看大屏幕,有人说有,有人说没有。这时候,那个瘦瘦的女生用很清晰响亮的声音说:“有。”

老师请她说,她站起来,看着大屏幕一字一字地念出: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”

“这是园,还是田居?”老师再问。其他学生眼睛都看着屏幕,可能心里也都在思索吧。

“有田。‘方宅十余亩’。”那个女生又强调了一遍。

“哦,‘方宅十余亩’这个宅是田吗?十余亩是他家旁边的地方,古时候人烟稀少,但是土地空旷,所以一间草屋,就有很大的地方。但是这是不是他的田啊?”老师讲解后再问。

“不是。”全班学生一起应答。

“他的田在哪里呢?”老师继续问。

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。”学生引用诗句回答。

“他在哪里开荒啊?”老师问到底。

“南野际。”学生的回答也达到了最准确。

“所以这里只用了一句诗来写田居,写得不明白。而其三,《归园田居》的第三首就是写出了——”

“田居。”学生一起应和道。

“对了。”老师非常欣慰,接着说道,“现在读诗的步骤就有了。先请大家想怎么读就怎么读。把这首诗读一遍。”

 

(三)

大屏幕上也已经换上了《归园田居》(其三)全诗诗句,学生自由朗读。

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

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

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

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

“谁愿意来给我们读一读啊?”依然没有人主动举手,倒是有同学在出主意,让老师随便点一个。

老师就随便找了个男同学,这是第三排一个胖乎乎的男生,橘红色的T恤显得很精神。老师也说了找他的理由,因为是全班都要求读的,所以都必须准确地读出来。

男生开始读了,开头还读得比较流畅,第二句时就出了错误,把“荒秽”读成了“荒岁”,“荷锄”读成了“荷(二声)锄”,班里响起了笑声。

“很好,整首诗只错了两个字。”老师把“只”字咬得特别重。大家又发出一阵哄笑。男生自己也笑了。

“谁能够一字不错地读一读?”老师又随意挑了一个坐在前面的女生来读。你能一个不错地读一读吗?来,试一试。这个戴眼镜的小姑娘虽然声音比较轻柔,但都读对了。

老师再次问刚才读错的男生知道自己哪两个字错了?男生说知道了。老师又说:“诗虽然读对了,但是不能这样读。要把诗的味道读出来。但是刚才大家在读的时候不对,你把诗要读出来,这首诗到底要怎么读?好不好?”

学生再次自由练读。

“我们在读的时候要注意,如果你的声音不去控制它,让它散散的,那么他就读不好的。你要调整好两样东西,第一是你的心,你要静下心,沉浸到陶渊明的诗里去。第二就是你的声音要控制一下。”老师对朗读进行了指导,然后让同学推荐班里读得最好的一个同学,学生嘻笑起来,齐声报出一个名字,好像就是那个瘦瘦的女孩子,老师说:“又是她,我们换一个好不好?”

学生又笑,不约而同地,又报出一个名字,孙某某。原来是中间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子,老师走到他面前,其他同学还在笑,老师说:“不要笑,我们来注意听,看他读得到底好在哪里,我们向他学习。”

“归园——田居,陶渊明,种豆……”其他同学又发出了笑声,自老师请学生朗读开始,班里就充满着这种笑声。这个男生声音比较低沉,读得也平淡。在读“夕露沾我衣”的时候,他读错又改了过来,但是依然听到了其他同学的笑声,尤其前排一个女同学,自始至终都在笑着,还向同桌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
“这位同学读得不优美,但是读得很好,为什么?因为他读的有陶渊明那种淡淡的闲散的味道,陶渊明如果坐在我们中间,肯定不会绘声绘色优美的读,而是种豆——南—山下——草盛——豆苗稀——”老师以一种亲切的语言,但是严肃的态度对刚才学生的朗读做了评价,同时自己进行了范读,他的范读非常朴素,但是却自然有一种穿透在里头,“晨兴——理荒秽——,戴月——荷锄归——”

刚才不停在笑的学生不觉收起了笑容,以一种应有的态度来对待这首诗的学习。“道狭——草木长——,夕露——沾——我衣……”按照老师要求,他们接着把这首诗读了下去,这一遍读,和前几次有些不一样了。

学生读完后,老师说:“真要读好,我们还要再过一会儿。我现在来考考你,现在再看一下,你能把这首诗都掌握住,每句话的大概意思说出来吗?”学生低头看书,又有一个声音习惯地发出来:“不能……”

“现在要每个人自己说,假如要你解释这首诗的,等一会儿就这样说下去,如果你有不明白的,可以举手。开始。”老师再次面向全班申明要求。

学生七嘴八舌,开始说起来。基本上都是一句一句连起来说诗意的。

等学生自然停下后,老师问:“有问题的举手。”

一个学生问“夕露”什么意思?另一个女生举手回答说是“傍晚的露水”。

“是傍晚的露水吗?”老师追问。

“不是。”很多学生说,“晚上的。”

“是傍晚的还是晚上的?”老师再次强调。

“晚上的。”学生这次统一了意见。

“为什么是晚上的?哪里看出是晚上的?”老师继续追问。

“戴月。”学生也从书上找出了自己的依据。

“戴月荷锄归,披星戴月,戴月什么意思?”老师继续追问,让学生都清楚地知道,诗人在月光的照耀下,扛着锄头回来了。所以是晚上。

然后,老师又简单讲了“夕”字的字源,他介绍道:“现在我们说夕阳西下,夕在古代其实是月亮的样子。夕其实是月亮的象形字,所以,在陶渊明的时候,夕是晚上的意思,”说着,老师用手指在空中比画了一个象形的“夕”字。“夕露是晚上的露水,沾湿了我的衣裳。”

老师讲的时候,学生听得都很专心。

“还有问题吗?”老师又问大家,没有人再问问题了。“如果没有了我要请一位同学来解释一下。”老师挑了后面一个瘦高的男生起来解释,他有些不情愿,摇晃着身子站起来。

老师说:“记住,这是所有的同学都要完成的,所以不是说,我叫到一个好同学,他完成就可以了。这是你必须完成的作业,请开始。”

这位同学低头看着桌面上的书,左手托着右手的手肘,说:“在南山下种豆……”便说不出来什么了。

“不要那么优美,只要准确就行。”老师提示他。

他把书从课桌上拿起来,低头又看着,然后说:“草很茂盛,豆是稀的。”

“好,行啦,前面一位同学来解释。”老师让他停止,又换了他前面一个学生来继续解释。

“‘晨兴理荒秽,戴月荷锄归’的意思是:每天早上,到田里去锄野草,到晚上才在月光的照耀下扛着锄头回来。‘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’的意思是,狭窄的山路草木丛生,露水沾湿了我的衣裳。‘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’的意思是衣服沾湿了又有什么可惜,只要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就行了。”这个男生很流畅地把诗的字面意思说完了。

“‘晨兴’的‘兴’字什么意思?大家回答。”老师提出了书中的几个字,进行检查。

“起来。”学生说。

“‘理’什么意思?”

“清除。”

“‘荒秽’什么意思?”

“杂草。”

“好,就是‘田园将芜胡不归’的‘芜’。‘但使愿无违’的‘但’什么意思?”

“只要。”学生都很准确地应答了。

“好,现在每位同学都会理解整首诗了,对不对?”老师再次向全班学生反馈信息,他得到了学生的积极回应“对”。

“好,现在大家再把诗读一遍,把解释忘掉。好不好?”没想到老师会这么说,学生有些困惑,老师又说了一遍“把解释忘掉,再读读诗”。

学生又一起把全诗读了一遍。

 

(四)

“你的解释忘记了吗?”听完老师问。

学生说:“忘记了。”

老师又说:“诗已经懂了吗?诗懂了就把解释忘记,解释是拐杖。你以后再读陶渊明这首诗的时候不要用解释来说,要直接用他的诗句来说。”学生更专心地听老师来解释为什么要“把解释忘掉”。

“但是刚才大家在读的时候,感情还没出来,为什么呢?是不是还不够理解呢?我这里有一组思考题。”老师让学生看大屏幕,出现的第一个题目是:诗人晨兴夕归的理想及目的是不是为了草稀豆苗盛

“不是。”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

“你认为不是,那么他的‘愿’是什么呢?”老师问。

“他是为了能在大自然里生活,过一种悠闲的生活。”一个学生这样回答。

“好的。第二个问题是:这首诗是否刻画了一个辛勤农夫的形象?”

学生又纷纷摇头说“不是”,“那是什么呢?”老师再追问。

学生又陷入思考,有一个学生把手举起来,老师请她说,她认为“刻画了一个想回到大自然的官员的形象”。

“官员?应该说还是不是官员了?他已经归来了,就不是官员了。其他学生也应和着,赞同老师的说法,“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,他是一个知识分子。在古代的时候叫做‘士’,‘士大夫’的‘士’。有学问的读书人叫作‘士’。”

“好,他刻画的不是一个农夫的形象,因此这首诗能不能理解为辛勤劳动啊?”

“不能。”学生回答。

“其实,核心问题就是这一问,‘但使愿无违’中的‘愿’,你认为是什么‘愿’?”老师强调这个问题的重要。学生开始投入思考。

后面一个女生要发言,老师走过去,她说:“不愿在浑浊的世界里失去自我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老师追问。

“因为我感觉他想回到大自然,有好好的官可以做,为什么要回到大自然去种田啊,我从这里面来感觉的。”

“这首诗里有没有?”老师又问。

女生又拿起书来看,其他的学生也都在书中的语句中寻找着。

“其实啊,在我们刚才读过的第一首里。对不对?也就是说,如果不和第一首串联起来的话,我们就不能回答这个问题。这个‘愿’就是刚才我们分析过的,脱离尘网樊笼,回归园田”(旧林、故渊、丘山、自然),使本性不再受到损害与摧残。”大屏幕上又清晰地显出了对“愿”字的分析理解。

学生拿出笔,在书上做着笔记。

老师又说:“哦,原来不是一个农夫,而是一个诗人,一个士大夫,一个知识分子,他已经讨厌了这个世界的喧嚣,想要回到山林,回到大自然中去。同学们,你们可以不做笔记。”老师看到了学生正都埋头在书上记着,于是这样说道。

“其实这堂课大家可以把书都合起来,现在把书合起来。”他索性让学生把书都合上了。学生有些困惑,但还是把书都合上了,重新整理身体坐好,眼光又聚焦到大屏幕老师身上。

此时,大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字句:衣沾不足惜,但使无违。其中,“愿”字用黄色的字体明显地标出。

“衣沾不足惜,但使无违。衣沾犹可,衣服沾也就沾了,但是‘心’可不可‘沾’啊?”学生齐声说:“不可以。”

“‘愿’可不可‘违’啊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所以这个爱丘山的人,本性不可违,心不可沾,怎么办?”

“归隐田园。”学生纷纷说。

“对啊,归园田居。为了使‘愿’不违,他的方法就是归园‘田居’,远离喧嚣、功利、世俗,亦耕亦读,自食其力,亲近自然与诗歌。”

这些字同样清晰地在大屏幕上显现出来,学生对照着文字,倾听老师的讲解,很专心。

“但是同学们,你是否欣赏诗人的这种人生态度?”老师把“你是否欣赏”又重说了一遍,充满征询的味道。

学生陷入思考,没有人说话。

“现在我们做个调查,”稍等片刻,老师说,“欣赏这种人生态度的请举手。”左右看着伙伴们,有的毫不犹豫就把手举了起来,有的犹豫着把手探出,有的则依然在做着选择。统计了一下,班里有十几个学生举了手,表示赞同。

“你不赞同这种人生态度的举手。”依然是观望不作表态的同学比较多,也有几个同学举了手。

“没举手的举手。”全班一下子发出了笑声。

“这是比较严肃的,没举手的请举手。”老师重申,这回,刚才没举手的同学有很多把手举了起来,老师走向一位举手的同学,问他:“你为什么不举手呢?”

这个男生也戴着一副眼镜,他站起来,不好意思地笑了,然后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欣赏。”

“哦,也就是说,你等待着老师的命令,命令你欣赏或者不欣赏,对吧?”那个男生又不好意思地笑了。“很好”,老师接着说,“我等一会儿命令你,现在你就要——坐下。”其他同学又都会意地笑起来。

“刚才有谁不欣赏的,现在举一下手。”后排一个男生举手了,老师请他介绍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,他说:“我觉得他如果对当时的所作所为不赞成的话,他应该是整顿他们,而不应该是走开。”

“哦,你如果认为他们是错的,你就应该挺身而出,与他们抗争,而不应该归隐山林,这是不负责任的。”老师把这个男生的意思又清晰地表达了出来。

“说得好。还有呢?”老师又面向全体,期待听到更多表明自己看法的意见。学生没有再发表意见的,但都注视着老师,等待他怎样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大家都知道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,你会为五斗米折腰吗?”

教室里又安静下来,学生开始思考。

“所以这个问题,陶渊明到底在告诉我们什么?我们到底要不要学陶渊明,我们从陶渊明到底能学到什么?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,问题就大了。估计就像这个同学一样,他只能等待,等待着老师告诉我们,欣赏陶渊明吧,或者说,拒绝陶渊明吧。现在我们就从这里开始,继续再往前走一走。”

(五)

这时候,大屏幕上除了刚才那个让学生深思的问题“你是否欣赏诗人的人生态度?你是否愿意这样生活?”外,还出现了一个中国传统的太极图案,所不同的是,在太极图黑鱼里,并列着四个词:自然、本性、隐逸、自由;白鱼里同样也并列着四个词:功名、进取、高官、厚禄。

“功名、进取、高官、厚禄。”老师一个词一个词重重念来。

“自然、本性、隐逸、自由。”学生一个词一个词地读出。

“你会追求哪一种?”老师再一次让大家选择。

“白。”“黑。”“黑。”“白”。各不相同。

“黑还是白?”老师再问。

同样,“黑”“白”的声音再次响起来。

“有黑有白。你今天坐在教室里,是黑还是白?”老师继续问。

“白。”异口同声后,学生自己也笑了。

“如果我们坐在教室里是‘白’的话,那么也就有了两种态度:有的同学是坚定地坐在教室里,有的则是牢骚满腹地坐在教室里,对不对?”老师的这句话引起了学生的共鸣,他们应和着“对”。

“而陶渊明是否采取了一种措施,就是排斥了‘功名、进取、高官、厚禄’,而追求一种‘自然、本性、隐逸、自由’?”

学生的眼光一直追随着老师,“你现在做好选择了吗?”老师走到刚才那个说我不知道的学生身边,问他,其他学生都笑了。

“做好了。”这个学生的话又带来了一阵笑音,他接着说,“我欣赏。”

“欣赏。”老师重复了一遍,又问,“欣赏谁?”

“陶渊明。”接着他又说了什么,听不太清楚,只听老师说:“哦,你欣赏啊,但你不会像他那样做,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……”这个学生的话依然听不太清楚。

“你不知道。我告诉你,陶渊明自己会怎么做。陶渊明会像这位同学和那位同学一样做。”说着,老师顺手指了指这节课上听讲和发言最积极认真的那两个女生,接着说,“陶渊明自己也不会在你们这个年纪离开课堂,为什么?因为陶渊明也是勤奋学习然后谋取功名,然后去奋斗去拼搏去努力,对不对?然后在努力了十三年之后他才发现这一切对于我的本性是不符的,你现在知道你的本性了吗?”

学生纷纷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老师说:“你根本还不知道呢!就去学陶渊明了。这问题就不对了。”学生又发出一阵笑声。

大屏幕上又出现了“陶渊明荷锄道行”的背景画面,这个古代智慧的人,好像也在问着屏幕上的问题:你认为陶渊明的这种生活态度、人生哲学对今天的世界、社会是否有益?为什么?

学生再一次陷入了思索。

“认为他有益的举手?”老师又让大家做出选择。举手者寥寥。

“认为他无益的举手?”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把手举了起来。

“大家坚定地举起了手,(陶渊明)这种思想有害我们今天的社会今天的生活,绝对有害,为什么教材还要编进这首诗?我们拿起剪刀把这首诗剪掉。”学生都笑了,摇着头说:“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不行?”

那个瘦瘦的女生再次站了起来说:“这个社会固然很现实,名利虽然很重要,好好学习,能找到一份工作,也是父母让我们必须履行的——职责。”她把“职责”二字特别强调地说出来,又重又响。其他同学不由跟着点头,表示认可。

“可是常常会……因为中国的应试教育,我们常常会失去自我。然后也会……”她摸着短短的头发,在寻找合适的能准确表达自己观点的词语,“然后也会被世俗污染,使得心灵不是那么的纯洁。”她的话引起了大家的笑声,她自己也笑了,接着说:“我觉得陶渊明这种淡薄名利的人生态度、生活态度是好的。”

“是好的。同学们,”听了这个女生的发言,老师意味深长地说,“在今天,我们看一下,”大屏幕上的黑白太极图内的字又发生了改变,此时黑色的图案中是“诗意、和谐、柔弱、个体、乡村……”,而白色的图案中则是“科学、发展、强大、集中、城市……”,

老师先带领学生把黑色和白色图案中的这些词语一起重读了一遍,然后他问:“你认为这黑与白哪个更重要?”

“白!”声音整齐响亮,毫不犹豫。

“是吗?”老师先提醒学生思考,然后他用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:“科学带来了原子弹,”一些学生这时候又开始发笑了,但老师继续用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:“带来了一、二次世界大战,”学生不笑了,静听下去,老师的声音继续响着,低沉而清晰:“带来了环境污染……”

这时候,他看见一个女生有想说话的意思,就请她说,女生站起来说:“但是科学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。”

“那怎么办?这个问题谁能解决?怎么解决?”老师的问题随之提出。

学生依然陷入思考中。

“白加黑。”不知谁这样说道。

老师找到了这个学生,第一排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儿,他起来腼腆地说:“我也说不很好。”

“你也说不上来。是白引导黑,还是黑引导白?”老师问。

“白引导黑。”学生再次表示出高度一致。

“是白引导黑,怎么个引导法?”老师追问。

有学生在下面小声地嘀咕,但是他们依然像刚才那个同学所说的一样,有想法却模模糊糊,表达不出来,“说不很好”。

我告诉你,恰恰是黑引导白。“学生现出疑惑不解的样子。老师接着解释,“因为黑就是童话,而科学,本该为了实现童话,童话中我们可以通过想象飞上天空,童话在先还是科学飞机在先?”

“童话。”学生没有异议。

“童话在先,结果我们就有了飞机。对不对?是黑引导白还是白引导黑?”老师举完“飞翔的梦想”和“飞机”的例子后再问学生“黑”与“白”的关系。
   
“黑引导白。”学生被说服了。

“现在的问题在于,我们的生活已经失去了诗意,已经失去了和谐,我们忘记了童话,我们忘记了大地,我们只想着——”老师的这番话得到了学生的共鸣,他们连连点头,跟着老师的话在后面接道:“学习。”

“我们只想着——发展!发展发展发展!富强富强富强!快捷快捷快捷!快捷的结果是告高速公路与交通事故。”学生又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。

“要不要快?”老师问学生。

“要!”学生回答。

“但是,快捷不能妨碍什么?”老师又追问。学生七嘴八舌地应对。

“妨碍诗意,妨碍我们生命中本真的样子。对不对?”老师把学生心里模模糊糊的想法清晰地表达了出来,很多学生连连点头。“所以像陶渊明这样的诗有没有价值啊?”

“有!”这一次学生的语气是坚定而有力的。

“它在提醒你,你还回得去吗?你是不是彻底地忘了你的家园呢?不能忘记你的家园,你的家园就是那大地,而不是那个霓虹灯下的城市。当然我们要发展,不是说不要发展,而是说这诗意要引导着科学。”

这时候,大屏幕上出现了梭罗的照片和他的两本著作的封面——《瓦尔登湖》和《种子的信仰》。

老师问学生:“这个人你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学生说。

“近两千年前,中国出现了一个陶渊明。近两百年前,美国出现了一个梭罗。梭罗在瓦尔登湖,自己伐木,造房子,开垦土地,也就是说,什么东西都是自己来生产,有些和别人交换,因为他要做一个实验。什么实验?能不能简单地在世界上活下来,到底一个人诗意地在这个世界上能不能生活?结果他发现——”

有学生接道:“需要很多。”

老师说:“很少很少。”学生都笑了。

老师接着说:“三美元就够了,就够你一辈子好好地生活了。”学生表现出非常惊讶的表情来,他们继续听老师往下讲,“因此梭罗名闻世界,可惜啊,两千年前的陶渊明就提醒大家,就告诉大家了,现在又有多少人知道呢?”

“他们共同的表达了一种过一种简朴生活,拥有一种清贫思想。”

此时,大屏幕上又静静地浮出了八个大字:简朴生活、清贫思想。像月光,照耀在黑暗的夜空。

“你把这八个字记到你心里去。这一辈子你要去发展,你要去做官,你要去获得人生的成功,越成功我越为你祝福,你要坚定不移地向前走,记住了吗?你要把老师对你的期望,父母对你的期望一一实现,记住了吗?但是在实现的过程中,永远不要忘记这节课陶渊明带给我们的八个字。读一遍。”

学生看着这八个字,情感复杂而微妙,但是他们都很郑重地把这八个字重重念了出来:简朴生活,清贫思想。

“这是老子的话,‘知其雄,守其雌;知其白,守其黑;知其荣,守其辱。’我们知道了刚才所说的一切,但是你可以选择。这位同学,你是不是一定要守其黑,守起荣啊,你可不可以‘守其白,守其荣啊?”老师又问刚才那个开始始不知道如何欣赏的男生。

“可以。”他这么说。

“这是你的选择。现在再把这首诗读一遍。”

这一遍读,和刚上课时读《陋室铭》《爱莲说》不一样了,和刚开始学《归园田居》时的读也不一样了。

“在你人生的道路上,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,你的本性要守着啊。陶渊明,《归园田居》,对今天的现代文明与现代生活而言,是最为珍贵的清醒剂。这几间数千年前的南山下的草屋和几亩荒田,是我们灵魂获得清新空气的永恒的氧吧。当现代人被羁绊的时候,就打开《归去来兮辞》,就打开《饮酒》诗,就打开《归园田居》,就打开《桃花源记》,回到我们永恒的家乡,呼吸那清新的氧气。”

老师让学生把这首诗再读一遍。

(六)

“我教给大家一种以己证诗的方法。也是一种读书方法。什么叫以己证诗呢?就是用你的生命来验证这首诗。这首诗现在跟你的生命发生关联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学生很诚恳地回答。

“它和我的生命发生了关联。”老师也很真诚地介绍,“大家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是搞新教育实验的。新教育实验你们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刚才这位同学说,应试教育害人,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对应试教育对着干,那么,哪句诗表明了我的这个思想?”老师请刚才那个说“应试教育”的女生回答。

“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”她清楚地念了出来。

“投身新教育的目的,教育的理想主义,这句诗就表达了我的情感。”老师请这位女生坐下,继续说,“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。”

“我是很认真的啊,对自己喜爱的事情是孜孜不倦,哪句是呢?”

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。”学生一起念了出来。

“新教育是我耕种的土地,每天早上,每天晚上,戴月荷锄归。努力不息。”

“然而,这条路很艰难,很艰难,哪句诗?”

学生说:“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”

“我从事新教育时我遭遇到的种种困难我可以用‘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’来表达,大家想想,面对这种处境,我会怎么想?”

“归园田居,我逃跑了,去种田了,会这样吗?”学生都笑了。

“不会。”他们纷纷说。

“哪句话表达?”

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”只剩下这句诗了,学生虽然念了出来,但是有些犹疑。

“种豆——南山下——,草盛——豆苗稀——。为什么斤斤计较于你的得失呢?为什么这堂课我一定要每个学生都踊跃发言呢?我是种豆的,管他‘草盛豆苗稀’,我只要不停息地播种啊,播种啊,播种啊,就行了。播种,是我的事,开花,那是小豆子的事。”

学生又发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
“我是这样来印证着读这首诗的。你可以印证吗?”面对老师的提问,学生开始了思考。

“归园田居——读。”老师请大家这时把这首诗再读一遍。

“当你找到了自己印证的时候,你读这首诗那才叫读出味道来,这时候不是那样纯粹声音和技巧上的优美动听,而是灵魂深处跟这首诗的共鸣。”

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”老师已经不是在范读了,这两句诗中有无限的深意,学生还不太明白,但是他们感受到了这两句诗是不一样的,他们静静地望着老师,目光中有很多很多的东西。

这节课结束了。

 

(七)

学生却坐在座位上,不愿离去。

出教室的时候,老师对那个瘦瘦的女生说,继续去读书吧,那时你会看得更远更远的。

她重重地点着头,眼睛里洋溢着一种光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管理登录 | 

    Copyright © 2012- 2013 济南市莱芜区杨庄镇杨庄中学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济南市莱芜区杨庄镇 电话:0634-6531737 邮编:271123 鲁ICP备13006368号-1